当前位置:

【纪检人手记】诸葛亮七擒孟获 我却七说上访人

来源:张家界廉政网 作者:罗伯雄 编辑:谢航 2022-06-14 17:16:15
 

我对同来反馈问题的政府干部汤汭使了个眼色,他用手机敏捷地拍下了这个珍贵的镜头:尚某在实名信访举报反馈表上的“满意”后框内勾了“√”号,并签上了名字。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千斤重担终于卸下肩头。

“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我作为最基层的纪检干部,因年少至今热衷于历史,尤其是对历史伟人的领导能力与谋略感触颇深,因而,在践行工作中也是受益匪浅。

诸葛亮堪称中国古代史上的军事家、谋士,他那“七擒孟获”的故事赓续至今,颂为佳话。近期,这起上访到中央纪委的信访件,我因仿效“七擒孟获”法,而得以划上“满意”的句号。

“事不平则鸣,水不静则浪”,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总有人却打着“鸣不平、张正义”而大出“出风头”。桑植县龙潭坪镇白竹坪村尚某与马某,因与曾担任过村支部书记的张某有几十年的个人恩怨而屡次告状上访,所谓“伸张正义”,自2016年7年来,未曾息访。镇、县纪委工作人员也进行了多次调查核实,并当面多次回复。为此,张某受到两次党纪处分,还有一名科级干部也受到党纪处分。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按理说信访人应该满意了,也达到了上访的目的。然而,2021年12月中旬,信访人又将一封信件寄到中央纪委,信访中有2个属重复问题,有2个是新的问题,当时我正在县纪委参加业务学习,没有参加该信访工作。

年后,因开展信访积案“动态清零”工作需要,我从县纪委回到了镇政府,因纪委三名专干仅我一人在岗,白竹坪村的信访件便落在我的头上。去年镇纪委书记陈锦东已经做了意见反馈,但未达到息访的目的,因此,该件了结而没有销号。为此,桑植县纪委常委、包案领导王利和联系镇第三监察室主任王卫红亲自下乡,深夜到信访人家中了解情况,化解问题。

由于信访人积怨太深,心声固不可彻,镇党委书记谷成凡调动一切力量稳控,已是绞尽脑汁。从5月30日起,我与镇政府干部符必胜等人及白竹坪村干部组成息访工作组,便开始上门反馈结果、思想劝导。记得第二个深夜转钟2点钟,我还在信访人家中做劝导解释工作时,谷成凡却还没有睡觉,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接到电话后,我们工作组的人员顿时疲劳消散,精神振奋。

“不达目的不罢休,不到长城非好汉”,接下来一干就是7个不眠之夜,6月3日是中国传统佳节端午节,我们本地的乡风便是举家欢乐,吃粽子、吃团圆饭,但我们没有休息的时间,依然与信访人“纠缠”,攻坚克难,誓把信访人折服才放手。

在信访人家中,符必胜不时地搂搂裤腰,摸摸小腹,我才了解到,他前不久小腹做了手术,几天没有消炎也没有换药了,因此伤口发炎,疼痛难忍,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的,符必胜不愧号称为“铁嘴”的硬汉,任然咬牙坚持与信访人周旋。我心里为他暗疼,但也为息访着急,两全其美实在好难啊!而今天,信访人马某被符必胜所折服,于是勾了满意,签了名字,押了指印。

6月6日,已是第7个难忘之夜,我与工作组的同志还在信访人尚某家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的家装饰得非常漂亮,全是金色杉木条墙面,上面吊顶,地面瓷砖。尚某父母一个96岁,一个95岁,都是高龄。

时钟的指针指向了24时,两位老人也没有睡觉,精神矍铄,气氛显得格外和谐。

“好,我签了,你们那么辛苦,我再不上访了”,尚某终于开口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实名信访举报反馈表》放进公文包,偷偷地看向其他同志,他们都挂满了忍不住的笑容。(桑植县龙潭坪镇纪委 罗伯雄)

? 阅读上一篇

?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