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纪检人手记】一次特殊的劝访

来源:张家界廉政网 作者:阙斐艳 编辑:谢航 2021-09-09 16:13:35
 

8月27日18:30,云开“疫”散的桑植县行政中心,迎来一位特殊的“客人”。

“放我进去,我要见领导,这么大个政府没有一个人管老百姓死活哟……”下班后,静悄悄的行政大楼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现在是下班时间,你有什么事明天再来!”门卫解释道。信访人充耳不闻,只当是门卫刻意阻拦,动辄以命要挟、声泪俱下,双方陷入胶着状态。

“刚刚那个人告诉我,我的事你能管,你是专门管我这个事的!”情绪过激的信访人一把薅住我。寻思,我既非信访接待大厅干部,亦非检举控告接待室人员,八竿子打不着。有那么一瞬,感觉脑瓜子嗡嗡的,应了那句“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门卫悄悄提醒:“这人是老上访户,我们拿她没辙。”隐约听见她有涉法涉诉类问题,作为县纪委监委驻县委政法委纪检监察组干部,专责监督整个政法系统,没准还真帮得上忙,我迅速调整状态。

“姐姐别着急,有什么事您慢慢说。”一边倾听信访人叙事,一边观察其言行举止。此人面相年轻、衣着整洁,一手提着资料袋,一手握着智能手机录音,“霸气”外放,猜测此人是有资深信访背景的文化人,应该具备有效沟通条件,心里顿感一阵轻松,先任其宣泄负面情绪,减轻敌对心理。

“您先听我说,您如果反映矛盾纠纷可以去县信访局,检举控告党员干部就到县纪委监委……”待信访人情绪稳定下来,对其诉求也有了一定认知,我适时中断其条理不清的讲话,亮明身份,给出“定心丸”。

“您的意思我听明白了,邻居强占您家土地修建房屋,现在您要求政府责令其将房屋推倒复原?”“是的,哪怕他赔再多钱我也不要,我只要他将霸占我家的地恢复原状。”通过询问导访的方式,引导信访人畅所欲言,在一问一答中帮其清晰梳理想要表达的诉求,锁定问题链。

“从情理上我愿意相信您讲的是事实,但是断官司要讲证据,怎么能证明地是您的……”理清思路逆向反推,回溯问题链源头“再出发”,在信访人不断自证过程中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找到问题症结,为信访诉求“切脉”画像、开方纾困。涉事土地原系信访人所有,该地实际丈量面积大于土地管理证上明确的面积,后被政府征收,余下几块零散分布的小型边角地,而被邻居“强占”部分恰好为“插花地”,信访人长年在外务工,邻居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以造假证等方式获取该土地,并向国土部门申请宅基地修建房屋,信访人返乡回家时房屋已建成,信访人遂以邻居造假证强占土地建房为由向法院起诉。

“我个人认为,现阶段您到政府信访意义不大,既然您已经向法院起诉,您不妨先等法院判决……”向信访人深入剖析问题症结,让其意识到没能赶在房子动工时阻止,现房已建好,最关键的是建房方有宅基地证,而信访人原有土地管理证已不能有效界定被征收后余下部分土地的边界和面积,而信访人又不能提供有利证据证实被“强占土地”权属,政府部门“师出无门”。与信访人解释法院案件受理工作流程等,劝其多些耐心和理解。

“整个政法系统都是我们监督管辖范围,您要是在政法系统遇见干部推诿不作为、慢作为等情况,欢迎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严肃问责,还您公正公道。”待信访人被劝服并接受我的建议后,再次给信访人注入“强心剂”。

“妹妹,你是好人,赶紧回去吃饭吧,都凉了,给你添麻烦了,我这就回。”从初见时信访人、门卫、调解干部三方交涉无果,到牢骚满腹、敌意满满强势拉我入局,最后以信访人柔声致歉和感谢落幕,心里感触良多。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信访工作的首义,在于时刻把自己看成人民中的一员,把心贴近人民。”信访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关系着党和政府的亲民为民形象是否得到群众拥护。群众举报无论事情大小、无论业务内外,身为纪检干部应责无旁贷,用心用情把送上门来的群众工作做实做好。(桑植县纪委监委 阙斐艳)

? 阅读上一篇

?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