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假面”终会被揭穿

来源:张家界廉政网 作者:周俏丽 编辑:谢航 2020-09-16 16:58:56
 

2020年4月,云南省勐腊县原人民医院院长王明亮因犯受贿罪、贪污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1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万元;违法所得1554.4万元继续追缴,违法所得房产等依法没收。(9月7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梳理报道发现,王明亮在担任勐腊县人民医院院长期间,被当地群众称为外科“一把刀”。工作初期,他的成绩可圈可点,曾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省级优质服务先进个人,获得多项州级、县级科技成果奖。“我会处处以党员的条件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这是王明亮入党时的誓言。然而,随着纪检监察机关的深入调查,其“假面”被层层揭开。在人前,他披着公立医院院长的外衣,私底下却敛财贪腐不止。直到被函询时,仍大言不惭地表示:“我通过拒绝收送红包礼金以德树威,担任院长期间不涉足娱乐场所,坚持修身,锻炼身体,养成读书的习惯。”

“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国妖”指的就是“两面人”。明代江盈科在所著《雪涛谐史》中,曾形象地刻画出了“两面人”的嘴脸:一个贪官明明想大捞一笔,却装成分文不要的样子。刚上任便煞有介事地向“神明”发誓:“左手要钱,烂了左手;右手要钱,烂了右手。”不久,有人行贿百金,他垂涎欲滴,又怕真烂了手。此时,一个心腹凑上去说:“请将此金纳入官人袖中,便烂也,只烂了袖子。”贪官喜笑颜开,遂仰袖纳之。清代小说《镜花缘》也讲过一个“两面国”的故事。里面的人都长着两张脸,一张和蔼的笑脸,一张阴险的凶脸。一个异乡人在那呆久了,就变成了“两面人”:长于表演,善于伪装。虽然“两面人”是杜撰,可生活却将小说的情景一次次再现。

现实中,像王明亮这样明明干了腐败之事,却处心积虑制造清廉假象的“双面人”不乏其例,不过大都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管他们演技多高超,伪装多高明,“假面”终会被揭穿,最终难逃“东窗事发”的结局。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一向是“台上大谈廉,台下死要钱”;海南省文昌市原市委书记谢明中在落马前,一度以“百年一遇好书记”闻名乡里;湖南省怀化市政协原副主席、党组副书记黄泽春连早餐都吃前一天的剩饭,不了解的人都以为他清廉。然而,私底下,他“不认原则认实惠”,一旦诱惑当前,立马原形毕露……点灯是人,吹灯是鬼,一个个倒下的“两面人”,让人既悲哀又警醒。可假的终究是假的,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手的枪,再高明的骗子,也总会露出马脚。

习近平总书记说:“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对党和人民事业危害很大,必须及时把他们辨别出来、清除出去。”党的十九大报告也强调,“坚决反对搞两面派、做两面人”。面对党内的两面人,必须坚决清除,让这些“假面”官员无路可走。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如何防止“两面人”的出现,笔者认为一是对官员的监督考察不能只看“双面人”的精彩表演,不仅要“听其言”,也要“观其行”,更要“察其质”;二是权力的监管制约不能成了聋子的耳朵,必须进一步织密监督的铁网,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全方位约束,做到第一时间发现端倪,第一时间追查处理,让官员们不敢演,叫“影帝”们无处遁形,让“伸手必被捉”的敬畏深深烙印在各级领导干部心中。(桑植县河口乡纪委周俏丽)

?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