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纪检人手记】一次让人唏嘘的信访回复

来源:张家界廉政网 作者:人潮溪镇纪委 曾芙蓉 编辑:谢航 2020-06-10 18:53:33
 

“我以前多次去村里、乡里和县里,还去了法院,但是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我就是气不过。”老白特别激动。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接触信访对象,但对我来说,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执着的人。漫长的十几年,为了几千元的生态补助金,执着的上访和起诉。在烈日下,在风雨中,拿着一袋子泛黄发黑的资料,一遍一遍诉说着自己内心的苦闷和诉求,要求返还补助金,处置所谓的“侵占人”。在这条“维权路上”,他付出的远远比他要求的高出太多。果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老白的“苦闷”是什么呢?八十年代,老白和他的一家人共同生活在大山深处。家长里短,拌嘴吵架无法避免。家庭矛盾的突出,亲情隔离。随着分家别过,经历老人过世,山林的归属,成为了一个难题。一天,后山的山林因为实施退耕还林,成了生态林。政策按照八十年代的人口,来确定补助金的对象。从此,老白再次踏上了“维权路”。拿着一袋子手写的信件,记录着柴米油盐,记录着家庭人口,执着的要求全部领取全家的补助金,却听不进工作人员告诉他的每一句道理。中国讲究“家和万事兴”。老白执着争取一家人的份额,却不愿意分享给同样赡养老人的亲人。村里化解矛盾,村干部将争议的资金暂时进行了村账“保管”。但老白却认为村干部“侵占”他的补助金。将亲人和村里都起诉到了法院。县法院驳回起诉,老白又去了市中院,市中院维持原判。他的诉求是不被法律支持的,终于让老白停下了脚步。但老白却再次走到了纪委。

经过初步核实,村里的处置方式,欠妥当。但不可否认,却谈不上“侵占”二字。在给老白反馈回复的时候,我们告诉老白,村干部没有侵占他的补助金,但会让村里妥善给他解决好这个问题。老白深深地陷入了沉思。一方面,他相信我们的调查,另一方面,却无法改变自己的想法。老白执着了太多年,非常累也非常苦闷。我们和老白说了很多宽慰的话,也跟村里再次强调,村里一定要好好解决这个多年的问题。

临走,看着老白站在草地上,他还是十分迷茫的样子,让我们唏嘘不已。老白应该是明白了,但离放下,或许还有一段时间。(人潮溪镇纪委  曾芙蓉)

? 阅读下一篇